1617054950385792

[张雪全文阅读]-罕见!中乙宁夏足球队球员集体怒怼董事会,谁能救救宁夏足球?

罕见!中乙宁夏足球队球员集体怒怼董事会,谁能救救宁夏足球?

北京时间8月31日上午,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通过其认证名为宁夏火凤凰足球队的官方微博宣布:

为了优化俱乐部治理结构,加强球队建设,着力俱乐部长远发展,俱乐部董事会经认真研究,慎重决定免去吕枫先生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总经理职务。

这一微博迅速引发轩然大波!在微博的评论区,宁夏队的球员们全都站出来发言声援总经理,继续讨薪,支持吕枫,同时对“董事会”提出质疑。

37岁的老队长王万鹏写道:“先给账结了吧,整些没用的。”王子豪写道:“你欠我们的钱不给,你在这整些没有用的给谁看。”万程质疑说:“你们说了算吗?”已经转会的苏峻峰怒斥:“宁夏火凤凰足球队还我血汗钱!”他同时回复球迷说:“欠我的算少的,欠其他留队的兄弟们更多”……

在中国足球历史上,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发布的官方消息如此集中地被自己的球员怒怼,几乎全队都公开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欠薪长达8个月已经让人难以忍受了,几乎没有掏过钱的所谓大股东此刻再次出现,在主场比赛即将打响前对一直兢兢业业维系着球队运作的俱乐部管理层开刀,更加激起了公愤。

宁夏队的球迷们也都公开表达着不满:“在线讨薪!俱乐部董事会在哪里?董事会董事吗?是董事就发工资啊,钱发了,再说别的!”“球员那么信任你们,你们自己却不给自己脸,一天天一拖再拖,不安好心……你们有良心吗?”“为啥不解聘没有作为的官员?”

作为宁夏唯一的男足职业队,宁夏队是全自治区球迷的精神寄托。但是,由于各方面的不作为,长时间以来,这支球队一直挣扎在死亡线上。

据球员和俱乐部相关人员透露出来的消息,上赛季结束后,山屿海集团宣布退出,将持有的贺兰山俱乐部90%的股份无偿送给银川市体育局。由于另外10%股份原来就在银川市体育总会手中,因此俱乐部的全部股权都归于银川市体育部门。

今年年初,银川市体育局引进了一家名为大连一手生鲜的企业,作为俱乐部的大股东。但是,这家企业迟迟没有向俱乐部提供资金。此种情况下,冬训的时候,宁夏队遇到了交不上联赛保证金,被球场保安拦在体育场门外不让进,被酒店报警被属地派出所扣住不让走的极度尴尬。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没有钱支付相关费用。

俱乐部四处化缘,才勉强交上了联赛保证金,结清了酒店费用。总经理吕枫又自掏腰包,垫付了差旅费,宁夏队才得以从广东飞往北京,参加足协杯。如果不是吕枫个人垫款,宁夏队的新年第一场正式比赛就要被迫弃赛!

极度窘迫的日子一直都没有任何改变,再有一个月,联赛就要结束了,迄今为止,吕枫个人为俱乐部垫付的各种费用已经累计20多万元。而所谓的“大股东”,直到3月下旬才支付了15万元,作为球队的半场比赛奖金。这也是她们第一次被迫请银川市体育局托管球队之前拿出的全部资金!

作为大股东却不出资,4月中旬,在俱乐部全体人员的强烈呼吁下,银川市体育局宣布对球队进行暂时托管。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欠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2019年度已经过去了2/3,俱乐部和球队的全体人员除了在体育局托管后拿到过一个月零十天的工资,日前又补发了0.4个月的工资外,再无任何进账。这少的可怜的0.4个月的工资,也还是球队被迫用比较极端的形式争取来的。

在此之前,大家多次去找银川市体育局,却始终被敷衍,既拿不到薪水,也得不到任何承诺。

无奈之下,8月初俱乐部和球队的全体人员想要走法律途径,向劳动部门提请仲裁,不想却被体育局阻止,拒绝为他们开具相关证明。体育局有关领导告诉大家:“仲裁有什么用?!仲裁也拿不到钱!”

如此明目张胆地违反劳动法,着实令人感到震惊。绝望中,在8月17日主场与吉林百嘉的比赛结束后,宁夏球员们在球场拉起了横幅:“至今未发工资,体育局联合空壳企业一骗再骗,银川政府领导坐视不管,球员走投无路!”球员讨薪不是稀罕事,但被逼到将讨薪条幅打到联赛赛场上,这还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的头一回。

截止到上个月,俱乐部和球队被欠薪已经高达1500万!

被迫在赛场上拉条幅讨薪的做法起到了一点作用,8月20日,银川市体育局向俱乐部工作人员、教练、球员补发了0.4个月的薪水。但这完全就是杯水车薪,更匪夷所思的是,俱乐部总经理吕枫和在联赛中期转会的苏俊峰连这0.4个月的工资都没有领到。银川市体育局有关领导告知俱乐部财务,这笔钱是大连一手生鲜提供的,她说怎么发就怎么发。而一手生鲜的实际负责人孙总明确提出,不给吕枫补发!苏俊峰屡次讨要被欠的薪水,一律被“今天补”、“明天补”的说法敷衍,到现在一分钱欠薪都没有讨回。

8月24日,宁夏队客场与大连千兆的比赛结束后,大连一手生鲜的负责人孙总突然登上球队的大巴,对全体人员说,下周一回银川马上给大家补发一个月工资,以后,每个比赛日之前都补发一个月工资,这让大家感到惊愕,但同时心中又升起了几分幻想。然而截止到现在,球员及工作人员都没有见到一分钱。当球员问及此事,孙总的回答一天一变:周一我不在银川!周三发!周四发!周五发!比赛前发!比赛后马上发!短短一周之内,就欺骗了球员和工作人员6次!

8月28日,银川市体育局突然召集俱乐部所有人员开会,并在会上宣布,银川市体育局经过实地考察,认为大连一手生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完全有能力支持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的运营和发展,银川市体育局再次与大连一手生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一手生鲜将获得俱乐部90%的股份,并承担俱乐部欠下的1-9月的所有债务。这意味着,俱乐部被体育局托管了4个月后,只出了极少资金的一手生鲜又回来了。而回来之后所操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俱乐部总经理吕枫下课,与此同时,则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令人作呕的欺骗!

几乎没有出过资的所谓董事会重新浮出水面,就是为把努力维系俱乐部的经理人赶走?!

正如球员、球迷们质问的,董事会有没有担负起自己的职责?有没有想过遵守劳动法,按照合同,给大家及时发放薪水?同时,原本持有贺兰山俱乐部全部股权的银川市体育部门在做什么?他们是以什么条件出让俱乐部90%股权的?在受让方长期欠薪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起到监管的作用?让这样的企业重掌俱乐部管理权,是否有逃避自身责任与债务之嫌?银川市体育局为宁夏唯一的男足职业俱乐部的生存做出过哪些努力?面对即将到来的中国足协的调查,他们会如何解释球队长期欠薪的问题?

9月1日,吕枫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不知道所谓的董事会在哪里?如果有,请先结算我垫付球队的费用。如果有,请先补齐拖欠我的工资奖金。如果有,请正面跟我协议解约。如果没有……

吕枫的疑问,也正是俱乐部全体教练员、球员、工作人员的疑问,是全宁夏球迷的疑问。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打拼了一个赛季的球员和辛勤工作的俱乐部工作人员何时能拿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经过数年苦心经营才在中乙站稳脚跟的宁夏足球又何去何从?!

谁能出面拯救陷入绝境的宁夏足球?

,大冶打拱下载,射雕英雄传 朱茵,逃出游客旅馆攻略,农夫偷香记